滾動欄:

主頁 > 黨派團體 >

農工黨員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紀實(七十二)
時間:2020-03-03 12:50
前線30天  生死兩重天
 
——漢陽區工委熊濤戰疫日記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已超1個月,走過白衣戰士早期短兵相接抗疫,到中期全社會和醫護眾志成城的堅守,如今的曙光已經初現。奮戰在保衛大武漢防疫一線的醫護人員們,熬過了那段生與死、血與火的考驗。在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許多人犧牲了,更多的人在和這個英雄的城市一起蝶變成長。

       帶著這個思考,2月25日,記者對話了武漢市第五人民醫院神經內科主任熊濤。這位奮戰一線30多天的白衣天使,正處在被新冠肺炎恢復期。回顧那段日子,她盡管說話氣息仍然十分粗重,但骨子里卻透著堅韌,她說與疫情抗爭九死一生,是許許多多的支持讓我向死而生,我挺過來了,我不后悔。此后的從醫道路,我要對我的患者更好。

       前兆:患者多得站不下  以精湛醫術打遭遇戰

       2019年12月,是灰色的一個月。我看到華南海鮮城封市,耳聞醫學界發生不明原因肺炎。盡管自己的專業方向不是呼吸科,但得知藥物不起效的時候,醫學素養讓我警惕,立即在科室做了初步布置。春節期間暗黑的一月,我們科室隔壁的呼吸內科就診人數激增,病人一直排到大門口,我自己上門診病人多得看不完,除了覺得形勢不對勁之外不得不讓我憂慮院內感染問題,緊急和科室同事一起碰頭作了一些必要的醫療安排,在同學群、醫療界專家搜集前沿科研成果。
 
       1月20號左右,院領導突然打來電話,說急診的壓力太大,需要支援。我們科室的其他醫生反映本科室都忙不過來,甚至連基本的防護物資都不能保證。我想,同事們所說的不過分,不讓他們裸奔上戰場,這是我應該擔的責任,此時我不上誰上?當天找不到防護鏡,我自己還是直接就去了急診科。我的天!這么多有氣無力的患者,而且都是一個病,一看CT就是白花花的,一下午我接診了三四十名患者,只能從醫院已有的藥中尋找能夠減緩適應癥的藥物,感到了深深的無力感,真正體會到了有時治愈、時常幫助、總是安慰的真滴。

       開科前:心比男兒烈   帶隊緊張籌備病房改造

       1月21號,得知我們醫院被確定為定點醫院,緊急要求23號就要開科接診。我心里馬上“咯噔”一下子,因為我清楚我們醫院的整體條件不符合傳染病醫院的要求。但這是戰時,命令下來了就必須服從。盡最大可能保護好我的醫生,才有人上陣抗疫,這是我下意識的想法,立即帶領科室團隊投入科室改造工作。

       當時我們兩個病區七八十個病人,而且全部是中風的、癱瘓的病人,通知23號之前就要把所有的病人轉到其他醫院,或者是出院。后來動用所有資料,包括靠個人的人脈,才一個一個把病人安置好。
 
       1月23日中午,院長打來電話,懇切地說:“你中午11:30能開科嗎,外面的病人已經急得不得了”。當時污染區半污染區剛剛隔出來,清潔區的防護服一件都沒有,全院的防護眼鏡也才10個。原定晚上6:00開始接診第1批病人的我們中午就開科了,當天接診了其他醫院轉過來的重病人26位,從那天開始我就沒回家過,一直就在醫院。

       23號成為定點醫院以后,一天的門診量高達幾千人。任何一個上發熱門診的醫生看診都看得頭皮發麻,那時候我們都說,這就像春運現場。看著病人求生的眼神,我鼓勵我的科室團隊,再挺一挺,援兵就快來了!我們也有短暫的害怕彷徨,但是大難明確,科室沒有一個人退縮,不能不說是醫者仁心在支撐啦!

       成為定點醫院:物資!物資!  醫院供應不足自己籌

       1月24號,醫院的存量醫療防護用品已極度緊張,沒有防護物資就沒法進行第二天的工作,沒法繼續接診。到了快彈盡糧絕的這個關頭,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外面的援助物資還沒來,我就動用一切個人社會關系自救,給所有的朋友發消息,在朋友圈籌集物資,只要能找來的物資我就用 從那一刻開始,我的電話就差點被打爆了。
 
       一個大連不是很熟的朋友得知情況后,在當地購置了一批物資,可快遞無法進武漢,他又托長沙的朋友幫忙收一下,最后由志愿者通過小車送進來;通過漢陽區政協發動委員海外親屬捐贈,一個委員的弟弟在瑞典為我們籌措了價值三十多萬元的一萬多個口罩,簡直就是雪中送炭;武漢的一個對講機供貨商為我們免費配備了對講機,極大便利了我們的溝通,也為我們節省了不少防護服。還有很多普普通通的志愿者,每天為我們送餐、幫助我們的家人送菜,……前線抗疫,后方很多溫暖感染我們,我們并不孤單。

       當時快遞也不往醫院送件了,我就開著車帶我們的醫生去集中點拿,每天可能需要跑三五次。我一個女同志,每天一個小包、一把小刀、一支筆和一個筆記本帶著,四處去找物資,刀是用來拆包裝看防護物品到底符不符合醫用,紙筆是用來寫捐贈物資收條的,這也是從來沒有干過的事情,覺得自己都不像是個醫生了。搬運物資的人手不夠了就自己,我本身腰椎本身就不好,累的腰都快散架了,但看到一包包的物資到來后,就不累了,因為醫護人員的安全有保障了。現在想來,我覺得我痊愈以后,一定要還抗疫中欠下的這么多的愛心!

       不幸中招:康復之路   生命面前從未選擇

       2月3號我突然覺得寒顫,怎么這么冷?拿起白天發的體溫表一量,驚奇地發現自己發燒了,37.5度。我不以為意只和護士長在微信里聊了一下,但是第2天我就爬不起來了,精神不好,沒胃口,躺在小旅館里面。到了第3天,體溫比原來更高了,接近38度。我沒有什么癥狀,用什么來解釋我發燒?只能用這個病來解釋。在我們科室一個醫生的強制下面做了個CT,結果我單肺感染了,被收治到了職工病房,那里都是感染的醫護人員。我們科室48個人,和我一批倒下的有9個。我們醫院感染的應該是100多人,輕癥的大概有四五十個。

       和我關系很好的呼吸科主任也感染了,我們在一個病區,工作的時候一起工作,生病也要一起生病,可以說是很深厚的革命友誼了。

       最初我們醫護人員的防護方面有漏洞。吃飯只能到大值班室里面,要把口罩取下來,醫生護士都在一起,可能就是那個時候中招的。感染之后病情發展很快,很快到了重癥,激素、抗病毒、抗生素轟炸炎癥風暴,治療之中也曾彷徨,想到了上有高堂,下有幼女,就和專家們、同學們探討療法,較早探索試用了克力芝、盧比拉維,及時用中藥鞏固療效……只要能好起來,什么醫療措施我都敢用。我雖然病了,但工作群還在,每天幫著科室同事組織物資,探討方案,特報想回戰場。

       現在我基本達到出院標準了,兩次核酸檢測陰性,CT顯示肺部大概起吸收了70%左右。之前的乏力,胸悶氣短消失了,只是還需要鞏固治療些日子。這個時候,家啊國啊,情懷啊,突然變得是實實在在的了!我在,一切就會都在。

       結語:疫情下人性的升華

       以前我們總說醫患關系多么緊張,其中有一部分是患者自己的原因,也有一部分可能是醫生想為患者去做服務,又覺得還是要戒備之心,不能奉獻出自己百分百的真誠。但我們絕不能讓這些極少數人否定了我們的職業,否定了我們的價值觀。

       疫情面前,有很多患者跟醫生之間這種配合依從性是非常好,我們的病人看到我們那么辛苦,真的是寧可自己忍著也不做聲,我們有時候自己都過意不去。我是一個蠻堅強的人,我也不善于去表達自己的感情,我也不會流眼淚,但是我這段時間我經常還是有一點淚目。

       我暗暗告訴自己,這回徹底好了以后,我一定要對病人更好一點,能夠設身處地為他們去著想一點,作為醫者的初心我還要重新學習,再進一步的深化自己的醫德。

文章來源:市農工

福彩3d中奖号码289